山东群英会开奖结果
友成觀點
首頁>友成觀點

策略?戰略!能力?心力! ——談中國非營利組織和社會創新者的策略和能力

      我們中國非營利組織,所謂的“策略”實際上是“戰略”問題,所謂的“能力”是“心力”問題,capacity也有能量的意思。中國NGO能力不足的背后,其實是以下三個問題沒有弄清楚:

      我今天要講的主題,離不開對這三個問題的思考,弄清楚我們從哪里來、要到哪里去、我們是誰,才能知道該做什么。

      首先,我們從哪里來?這個問題對NGO真的這么重要嗎?中國NGO發展這么多年,在學習國際經驗方面做了非常大的努力,但是我們要知道,我們對自身是不是夠了解。我們是不是了解我的歷史,這對判斷“我們是誰”和“要到哪兒去”非常關鍵。

      新中國的第一個三十年,政治獨立是硬道理。我們實現了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初步建立起社會主義基本制度,為國家未來的發展打下了堅實的政治基礎;那時候可能偏重于公平、偏重于社會、偏重于國家集權,用道德感召代替物質激勵,忽視了人的個體差異和基本需求而盲目追求制度上的一大二公和道德上的高大全。

      第二個三十年,經濟發展是硬道理。我們把工作中心轉移到經濟建設上,改革開放發展經濟,進入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新時期;在這一階段我們偏重效率,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暫時在公平性上做了妥協。這一時期經濟的飛速發展把人的動物性調動到極致,把對物質財富的崇拜推到極致,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

      只有明確意識到我們是從哪里來,才有可能知道我們要到哪里去。

      第三個三十年,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的現代社會價值是硬道理。實現整個社會的平衡、協調、可持續發展,實現公平和效率的結合。這是對社會發展目標的回歸。

      在新的時代背景下,社會力量的覺醒、非營利組織的發展變得尤為重要。非營利組織所代表的第三部門,相對于第一、第二部門來講是非常弱小的。我們是誰?我們對公共利益和弱勢群體的關注和同樣服務于公共利益和保護弱勢群體的政府的區別在哪里?哪些是必須政府做的?哪些是政府做不到、我們能做到的?哪些是市場能做的?哪些是市場做不了而我們能做的?認識到這些問題,就能弄清楚自己的定位。

      非營利組織,要有超越的高度,超越權力的高度、超越經濟利益的高度,同時要認識到自己獨立于政府和市場的自由度。這個自由度對于非營利組織尤其是非公募基金會來說非常重要。

      社會組織和整個公益行業近年來從無到有、快速發展,但依然非常弱小:理念陳舊、人才匱乏、方法單一、缺乏創新,同時不知道自己是誰,找不準自己的定位。“行政化”也好,“市場化”也好,問題都出在一個“化”。行政化的“化”代表的就是自上而下、一刀切的行政命令,這在以往的公募基金會或行業協會中會存在這樣的問題。“市場化”,也就是說一切可以拿市場來解決、靠砸錢來解決,這并不是一個創新的思路。無論是“行政化”還是“市場化”,只要是“化”,對于第三部門來講,其實就是一個牢籠和圈子,我們不要把自己“化”在里面。

      以上的問題都歸因于一個問題,就是評價體系陳舊而單一。新中國第一個30年的評價體系是政治方向統一,第二個30年的評價體系是經濟的量化指標為第一,這個指標一直持續到了現在,甚至公益也有了量化的思路,比如蓋了多少學校、捐了多少款、做了多少項目,等等。實際上,我們應該用社會價值的創造即Impact作為評價體系。

      社會價值的創造能力取決于兩個維度:社會議題的公共性、社會性和解決方案的專業性、系統性、創新性、可持續性。

      傳統慈善是在慈悲心驅動下的善舉,多為捐贈人從自身情感體驗和價值取向等角度出發的為滿足個人短期的基本生存需求而進行的單向施予,它的議題選擇不一定具有特別的公共意義,在方法的選擇上也比較單一——以單向的捐錢捐物為主,所以我們看到,傳統慈善觀念下,捐贈人自身“悲天憫人”的內心情感得到了表達,受助者最基本的生存需求得到了滿足,或許,在這一善舉之下,某個人的人生由此改變,但它觸及不了問題產生的根本原因,改變不了一個弱勢群體或社會格局,不可能促進社會機制的變革,不可能大范圍推動整個社會公正、公平的進步。

      公益相較于傳統慈善更加組織化、專業化。其面向的議題更具公共性和社會性,方法上的專業化程度和創新程度更高,這樣,產生的社會價值也就更大。但這還不夠。

      我們能不能跨出傳統的思維,把社會議題定位在真正為人類社會更公平、更有效率、更可持續的發展這樣一個天下為公的高度呢?在方法上,能否采取跨出公益界,與政府部門、市場部門協同合作尋找解決方案呢?如果以上的問題都是肯定的,那么社會價值的創造力就非常大了。所以說,我們應該把社會組織的評價體系升級到這樣一個全方位、系統化的社會價值評價體系上來。

      在此基礎上,我們談社會創新,就不僅僅是社會組織的創新了,還包括政府的社會創新和企業的社會創新,三大部門跨界協同,發現新問題、新資源,創新既有機制和模式,從而更公平、更有效率、更可持續的解決社會問題,實現以人為本的社會價值最大化。

      “社會創新”(Social Innovation)作為一個舶來概念,我們非常有必要對其進行本土化解讀之后在行業內外進行倡導,包括最基本的“社會創新”、“社會企業”、“社會問題”、“社會投資”的定義。我們發現,行業內對于這些定義各有說法,缺乏一個權威的標準;另外,我們普遍存在的一些陳舊的觀念也會影響到社會創新的理解,比如,傳統觀念中將公益與商業二元對立等等。現在我們經常說“政府失靈”、“市場失靈”,甚至慈善本身也出現了失靈的問題,因此我們要打破二元對立的框框,實現跨界甚至無界的合作,引領社會創新。

友成的社會創新之路

      友成基金會(China Social Entrepreneur Foundation)2007年成立,可以說我們是為“社會創新”這一使命而生的,我們的愿景、定位、使命和價值觀,都貫穿著對社會創新的理解和認識。友成致力于成為“探索社會創新之路,成為推動人類社會更公平、更有效率、更可持續發展的重要力量”。在這一愿景下,八年來我們是如何創導和推動社會創新的?上圖是我們的一些里程碑事件。

      自創立之初,我們就制定了自己的創新戰略,包括在理念上、項目領域和扶貧主體的拓展上、以及運作模式和資金管理方面,都采取了比較創新的方式;另外,我們還組織行業領袖進行社會企業的國際考察、專題研討,學習國外的創新理念和實踐。

      2008年,從汶川地震時的救災實踐中,我們探索出“社會資源協調平臺”的模式,實現政府、企業、公益跨界合作的樣板。我們與綿竹市政府搭建的社會資源協調平臺是當時災后重建的重要力量,同時也成為政府及社會組織在救災和災后重建方面紛紛效仿的模式。

      2009年,友成內部設立“社會創新中心”,做了一系列社會創新方面的探索、支持和倡導工作:首先,友成是國內首家支持英國使館文化處“社會企業家技能培訓”項目的基金會,通過這一培訓項目,我們支持了多家優秀社會企業,包括殘友、樂朗樂讀、多背一公斤、科學松鼠會等等。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我們不僅是“天使”,還是天使的天使。此外,我們匯聚業內外學者創辦“新公益學社”,從事社會創新和社會企業理念的啟蒙、探討和研究;我們支持北京大學經濟學院開設社會創新學分課,將“社會創新”的理念推廣至一流高校的教育體系。

      2010年,友成在首屆“新公益 嘉年華”上提出七大新公益趨勢,即倡導新理念、開拓新領域、聚集新動力、整合新資源、嘗試新方法、采納新技術、成就新人才。這些理念即便是在今天看來,依然是充滿前瞻性的。

      2011-2012年,友成提出“無圍墻大學”的概念,著力培養具有社會企業家精神的未來跨界領袖,打造“新人才”。具體的項目包括小鷹計劃、創業咖啡、常青義教、MOOC、領導力研修班、災害管理研修班等等,這些都是在行業內或跨行業進行能力建設的支持性項目。

      2013年,我們提出“社會價值投資”的理念,把社會創新拓展到了投資領域;由此發展“社會創新型企業”和“社會創新型組織”的概念,社會創新型企業與“社會企業”有所區別。未來社會價值投資聯盟所投的就是社會創新型企業。

      2014年我們研發出以人為本的多維度的會價值評價體系——三A三力原則與評價體系。在這個原則評價體系當中推動下,我們發展出一些社會創新平臺型項目,比如“社會價值投資聯盟”、互聯網惠捐平臺“路人甲”。

      2015年一個非常標志性的、里程碑式的事件就是和斯坦福社會創新評論的合作。關于SSIR與友成的淵源,可以追溯到2006年,當時我正在籌辦友成基金會,我在紐約大學上學的女兒經常給我發SSIR上面的文章,給我非常大的啟發。成立友成基金會以來,我們的理念發展和實踐探索都受SSIR很大的影響。所以,我一直希望有機會能夠與SSIR合作,近八年來,我們嘗試著在實踐、理念、倡導方面創造條件,使自己有資格能夠和SSIR這樣頂尖的國際倡導平臺合作;2014年底,我們確立了合作關系,2015年2月,《社創客》雜志創刊!

      綜合以上的這些實踐,我們看到,其實友成是在打造一個社會創新的生態:八年來,我們用2.09億元的資助,支持各類創新型的社會組織和社會企業161個,自主研發和創立了11個平臺型項目,包括扶貧志愿者行動計劃、小鷹計劃、常青義教、創業咖啡、新公益嘉年華、社創之星、新公益領導力研修班(已發展為新公益學院)、“路人甲”、社會價值投資聯盟、《社創客》等,受益人群遍布全國21個省市。相較于國內大型基金會而言,我們的資助力度其實是很小的,我們用很小的錢撬動各方資源的投入,創造出更大的社會成效。

      非營利組織的能力建設:理念和標準的轉變

      經過多年的探索和努力,我們發現對于能力建設來講,最重要的是理念的轉變,即要以社會價值的創造為導向;另外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方面就是“標準”,評價體系要改變,否則,我們所有做的一切都有可能是在舊軌道上重復,比如效率不高、解決不了問題還因此產生問題的,等等。所以一定要從標準、評價體系上改。我們認為,評價體系一定包括目標、方法和行動這三方面,即除了議題的公共性、方法的創新性系統性之外,還需要實現目標的行動力,即Aim(目標)、Approach(方法)、Action(行動)三位一體。

      我們將這三個A對應三個“力”,即Aim驅動力,強調以更公平、更有效、更可持續地解決社會問題為目標導向;Approach創新力,強調為達到資源的優化配置和有效利用而進行的模式、機制、工具和方法的創新;Action行動力,強調組織和團隊實施創新解決方案、達成社會目標的執行能力。我們在評價一個組織或進行能力建設的時候,一定離不開這三個維度。在任何一個單一維度評級體系中,片面強調社會性和公平性和片面強調經濟效率的時候所產生的問題,不僅抵消了其正向的社會效應,沒有可持續性,還會帶來新的社會問題。所以我們的結論是,凡是沒有效果、不可持續和不是系統解決方案的設計與盲目的行動,不管號稱是什么樣的目標,其結果都不是真正的在解決社會問題。所以我們說目標、方法、行動三效合一是社會創新的試金石。

      目前友成已經完成三A三力原則與評價體系的初步研發,下一步將據此形成較為完善的細化指標體系,此外還將開發系列工具手冊、開展相關系列培訓,指導和評價社會創業家。以上就是我的分享,謝謝大家!

瀏覽更多觀點
信息公開| 下載中心|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0
友成企業家扶貧基金會版權所有并保留一切權利隱私保護 京ICP備16038099號

訂閱我們的電子郵件與新聞把握最新行業信息

山东群英会开奖结果 欢乐生肖怎么玩技巧 pk10走势图下载安装 球探足球比分直播数据 时时挂机方案 彩票十一选五技巧揭秘 pk10稳赚qq群 双色球 电子投注单 非凡炸金花真人提现版 伯乐网彩票 即时比分足球比分